六九中文|69中文 > bet365-体育投注 提现 > 妃倾天下:王爷请自重 > 章节目录 第1258章 故意说了一句没解药
    第1258章  故意说了一句没解药

    南音是用尽了所有的手段和方法,可惜却连云辞的心的角落都走不进去,更何况要占有云辞全部的爱?哪怕后来到了最后,南音很不齿的用了天机门的地形图来威胁诱惑云辞,却也是没能得到云辞的首肯。

    说起来真的很可笑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这是送上门去了云辞也不愿意看一眼,可是南音的心里面还是不甘心,还是忍着被嗤笑硬生生的贴上去。

    换成谁谁能甘心啊?

    明明当初是自己先救了云辞的,只是因为当时自己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日夜陪伴在云辞的身边,所以才没有跟着云辞一起复国大任,哦哦也对……

    还有一点是南音不得不承认。

    当时的她也不是喜欢云辞的。

    只是听从了南家家主的命令顺手将云辞救回来罢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情愿去陪在一个一无所有的前朝太子的身边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又能怪得了谁呢?

    所以也可能是报应吧!

    报应她费劲了心机的想要得到云辞的爱,结果却连生育孩子的能力都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是她活该!

    她本想着,若是靠自己的努力,能让云辞改变主意,不再喜欢林绘锦,喜欢自己,或者不再那么的……喜欢林绘锦,稍稍的喜欢自己一些……能给自己一个容身之地,那么可能……

    可能南音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那个保命符交给云辞……保云辞的二十年寿命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到了现在,南音也依旧没有机会接近云辞,那保命的药丸,自然是不可能甘心就那么白白的送到了云辞的手中的。

    即便现在那保命符对自己来说已经是没有什么用处的,可是南音依旧不甘心就那么白白的交出去。

    交出去,是有代价的!

    即便现在南音的心里面,满是对海棠在她危难的时候护着她,她想要报答一下海棠的忠心,想要将那个护身符给海棠,可却也依旧不愿意让云辞和林绘锦就那样平安的度日。

    那么的踩在自己的鲜血上的心安理得!

    绝对不!

    所以,南音在将那项链交给海棠的时候,是有所隐瞒的。

    她故意说了一句没解药,这样,将来海棠真的拿出来那一枚药丸的时候,云辞和林绘锦也势必会听见她这句故意说的谎话,到了那个时候,林绘锦和云辞势必会因为那一句无药可解而难过,而生离死别,而痛苦!

    即便南音看不见了,可是只要是想想那样的一番神情却又无法在一起的场景,南音便觉得痛快,竟然连身上的疼也觉得没有那么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绘锦,云辞,我便是要看着你们生离死别难受的要死才痛快,只有你们跟着我一起痛,我的心里面才能稍稍的平衡,只有大家一起,这样才公平吗!”

    “是吧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南音就这么躺在床上,低低的笑了出来,笑声莫名的有些诡异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南音总算是止住了笑声,颤抖着身体的下了地,拿起了一旁的汤药药碗,将里面尚且有些凉的汤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她现在……

    必须要喝下去这些汤药,才能尽快的恢复身子,她才不要这么柔软无力的躺在床上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那不是等着任人凌辱吗?

    就算是死,也只能是她自己杀了她自己!

    没人能杀得了她!

    没人!

    入眼满眼的缟素白绫。

    东立一身缟素孝服,跪在一尊金丝楠木的棺柩面前,而一旁的东家夫人早已经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这一趟天机山之行,可是让东家大伤元气,就连东家的家主也跟着命丧黄泉,办丧事的,便足足五六十家……

    震撼和残忍的程度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东立跪在地上的身姿挺拔,反观着其他人的失声痛哭,东立倒是格外的坚强,只是一双眸子猩红布满了红血丝,可是脸上却是没有见到半滴的眼泪。

    不离听闻东家皆是在办着丧事的时候,便连忙带着西家的众多人跟着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般故作坚强的东立,不离的心里面满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东立……”

    不离缓缓的上前,想要去安慰一下东立,可是却发现东立正抬眸看着自己,那些要安慰的话也便没有说出口,生生的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安慰也是没什么用了!

    她很了解东立,明白的东立眼下的表情意味着想要替东家家主报仇的决心和坚定。

    她若是真的担忧东立,那便不应该只是放在口头上面的安慰,而是阵阵切切的站在东立的身旁,和东立一起,共同的将那背后下蛊的奸人给找出来!

    然后杀了他!

    这样才能算得上是替东家家主报仇,才能算的上是替天机门那么多死去的弟子报仇雪恨!

    这般想着,不离便也一句话都未多说,只是从迎宾的弟子的手中接过了孝带,绑在了自己的腰间上,随后又去领了香,恭敬的磕头之后放在香炉当中。

    不离走到了东立的面前,重重的拍了拍东立的肩膀,随后便离开了东家的地界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气氛太过压抑,她是个活泼开朗的人,不大喜欢生离死别,更是受不了哭声震天。

    可能每个人所表达的悲伤的方式不同,导致每个人在遇到悲伤的事情的行为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或许有些人在经历生死别离的时候会放声大哭起来,但是有的人却是异常的冷静。

    哀莫大于心死。

    你不能光看着别人的表面就觉得人家是不伤心不难过的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深入到骨髓的伤心是不想要被其他人看见的。

    因为太过伤痛。

    若是被其他的人看见了,便是无形之中将这份伤痛又重新掀开疤痕,暴露于世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将这份伤痛默默的藏起来,躲在四下无人的时候,偷偷的一个人去偷偷哭泣。

    东立便是后者。

    不离看出来了东立那决绝的眼神,并且感受到了东立想要替东家家主报仇的决心。

    反观那些在葬礼上泣不成声的其他的东家的弟子,她们便是那种将悲伤流于表面,需要发泄才会觉得舒服很多的人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不离不愿意去看这些,更不忍心去看着东立憔悴的面庞。

    才不过是几天的功夫,东立便好像是变了个人一样,这其中的艰辛,只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才知道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