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九中文|69中文 > 修真小说 > 乾龙战天 > 章节目录 第五一八章 山参精
    沈云听了山参精的讲述,才知道原来西礁镇的落桑族人将周边的山林封起来,是做修行场。

    修行场的相关事宜,沈云在百里城的时候,已经相当了解了。落桑族人修行,必须有一块不受人打扰的野地。是山林、荒漠,还是江河、湖泊,具体的由他们化兽的种类而定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落桑族人占了百里城后,很快的清理周边的山林湖泊,用以开辟修行场。

    西礁镇这边因为之前本来就是没有人烟的荒野之地,所以,窃居此地的落桑族人索性将周边的山林都封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下就苦了这些山林里的精怪。

    凡人界本来就灵气淡薄,大家的日子已经够苦哈哈的。不想,来了一群落桑族人,修为不高,但抢灵气资源的法宝甚是厉害。不到半年,方圆百里以内的灵气全被这群落桑族人聚到了镇子周边的山林里。精怪们只能从深山里迁出来,试图到这边的山林讨生活。

    不想,落桑族人早就算到了这一点,挖好了陷阱,只等着它们自己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精怪们也不是没脑子的。接连有三只精怪死在落桑族人的屠刀之下,精怪们调转方向逃命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步也被落桑族人算计到了。等待它们的依然是陷阱。

    从此,精怪们就过上了在落桑族人圈定的丛林里逃命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十来年下来,精怪们只剩下不到两成。”山参精耷拉着叶子,哭诉道,“小的不止一次听那些家伙说,陪练的精怪越来越少了,不够用,是时候养一些人傀来代替精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傀?”余莽听到这里心里直发麻,直觉告诉他,这绝对是个丧心病狂的主意。

    山参精摇头:“不知道。小的听他们的意思是,什么同盟军那边还没有打通关节,人傀还不能搞。”

    沈云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我知道是什么。他们这是打起了镇子里的凡人的主意。哼,所谓的人傀,其实跟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。人傀是用活人炼制,过程相当的残忍,令人发指。”

    落桑族的人傀,与天神祭殿的人傀,根本就是两回事。但他却因为前者而误会过后果,对天神祭殿曾产生了很深的偏见。

    余莽听了,不解的问道:“会化兽形,行事又如此阴毒……滋,你们说的这个落桑族,与我知道的那个落桑族只是重名,对吧?”

    这些年,他接触过不少落桑族的法器、丹药等,真的称得上物美价廉。有的甚至比色目族的还要好。是以,他对色目族的印象其实比色目族的还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听了山参精和大人的描述,他真的难以相信,做出如此行径的,竟也是落桑族。

    “有两个落桑族?”山参精一头雾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沈云冷哼:“不,从来就只有一个落桑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余莽轻轻摇头,“我果然是道行太浅了!”

    山参精幸亏没有下巴,不然的话,这会儿肯定是惊落了下巴。他张大嘴巴,半天没有合上来——啊啊啊,大人是化形了吧?对上这些落桑族人,还自称道行太浅!

    回过神来,他又呜哩呜哩的哭了起来。那七片叶子都愁得快挂不牢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哭什么?”余莽没好气的问道。顶着一张老头脸,说起话来,却是个十足的奶娃娃,他快要被这家伙逼疯了。

    山参精使劲的打了个哆嗦。哭声立马收住了。他不敢拿眼睛去看余莽,死死的瞅着自己的鼻尖,结结巴巴的答道:“小的是想,大,大人也拿落落桑族人,没办法。小的,小的们,好苦啊!”

    余莽瞅着他,突然“哧滋”的乐了。

    山参精其实在木灵一族里也是血统比较高的一个族群。如果余莽没有这一半的紫蟒血脉的话,肯定会被这只山参精压制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这只山参精尊称自己为“大人”,态度又是这样的恭敬,他莫名的大爽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山参精,又不是黄连精,苦什么苦!”他看向沈云说道,“告诉你,碰上了我们大人,你往后的造化大了去,苦不了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山参精还是不敢抬眼,但七片叶子激动得哗啦作响,充分暴露了他的心迹。他当然感觉到了这位说话和气的大人修为更加高深莫测。但往往越是大能,越不爱管闲事。是以,他好担心这位大人不肯出手。听长尾巴的大人(这回真的是道行太浅了,他发现自己居然从这截长尾巴上看不出来大人的真身,惭愧,惭愧啊!)的意思,这位大人有伸手的意思。简直是……不能再好了!

    沈云当然不会让他失望,很肯定的点头道:“天劫将至,我等都是祝融大陆的同道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当齐心协力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天,天劫?”山参精吓得险些背过气,“我,呃,小小的离度劫还差得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个是说你!”余莽打断他道,“大人说的是整个祝融大陆的天劫。你想想看,这些年,你们的日子,是不是越来越艰难了?再这样下去,你还能活几天?你还有机会度你的凝形劫吗?”

    山参精听着,不断的点头:“大人教训的是。莫说还能活几天,今天如果没有两位大人出手搭救,小的已经应了死劫。”

    那五个落桑族人今天就是冲着他来的。他们连锅都架好了。就等着抓了他,好煮一锅参鸡汤,分而食之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劫啦。”余莽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沈云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低声说道:“有人来了。委屈你们俩先进我的袖袋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不等山参精应答,余莽抢先上前一步,站在山参精旁边,“大人放心,我会照看他的。”

    沈云一挥袖,施展“乾坤袖”,将他们俩收入袖袋里。再一吸气。屋子里弥漫着山参味便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这时,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少顷,脚步声在门口的位置打住了。

    “刘师兄,我是田亮宝,能和你说几句话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