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九中文|69中文 > bet365-体育投注 提现 > 天唐锦绣 >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四章 各怀异心
    此前一直在作壁上观,对兵部、卫尉寺两个衙门争执不休视而不见的安西军兵卒,在房俊策马前来的一瞬间,齐齐翻身下马,一手抚胸拍了一下胸前革甲,然后单膝跪地,齐声高呼:“吾等参见房少保!”

    动作干脆利落,单膝跪地的那一下根本不管地上的雨水泥泞,声音洪亮士气高昂。

    闷雷一般的喊声在寂静的雨夜里远远传出去。

    房俊自马背上翻身跃下,靴子踩在泥水里,头上细雨蒙蒙,看着眼前黑压压一片安西军兵卒,抬起手,温言道:“诸位请起!”

    数百人齐声应诺:“喏!”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所有兵卒尽皆从泥水之中站直身躯,双手负后,挺胸抬头,雄赳赳士气高涨。

    房俊迎上一双双炽热崇敬的眼神,一时间难免心潮澎湃,脑子一热,便下意识的脱口而出:“诸位兄弟辛苦了!”

    安西军兵卒们一懵。

    这话明显是慰问,按理应当予以回复,可难道回复说“不辛苦”?西域气候恶劣、黄沙滚滚,周边皆是心怀叵测之蛮族,时刻要面对敌人的明刀暗箭,孤军在外喋血死战,怎么可能不辛苦?

    回复说“您说得对?”

    那也太不矜持了……

    兵卒们一时茫然,互视一眼,终于在校尉带领之下,采取了主帅点兵出战之时惯用的话语:“血不流干,誓不休战!”

    “血不流干,誓不休战!”

    “血不流干,誓不休战!”

    一连三遍,高亢的誓言被兵卒们扯着嗓子喊出来,震得人心神激荡、血脉贲张!

    卫尉寺官员各个面色惊异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房俊的功勋冠盖天下,也都知道如今的房俊乃是军中少壮派竞相崇拜之偶像,全军从上至下尽皆以追逐房俊为荣,隐隐成为军中新兴的一股势力,苏定方、薛仁贵、刘仁轨、刘仁愿、程务挺、高侃,甚至是薛万彻、裴行方……看似稚嫩,实则已然有了自成一派之气象。

    然而,房俊在军中的威望之高,却依旧令自独孤览以下的卫尉寺官员感到吃惊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房俊从未曾抵掌安西军,无论是先前的神机营、水师,乃至于右屯卫,都与安西军并无多少干系。薛仁贵前往西域上任,也仅止带了少量兵卒,起码眼下这些兵卒并非薛仁贵的嫡系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些素不相识、毫无干系的兵卒,却在房俊抵达之后爆发出崇高的敬意!

    独孤览看了看身后标枪一般笔直的安西军兵卒,再看看信步而来的房俊,深吸口气,扯了扯嘴角将脸上的惊容压制下去,化作一抹不太自然的微笑,笑呵呵道:“人老了,难免睡眠就少,心里头惦记着职责,唯恐辜负了陛下之信任,诚惶诚恐,战战兢兢,又如何睡得着?”

bet365-体育投注 提现     房俊上前两步,来到他面前站定,脸上挂着温煦的微笑,没有理会独孤览言语之中的讥讽,反而伸手搀扶住独孤览的胳膊,亲热说道:“人生一世,有若草木一秋,纵然长命百岁,屈指数来亦不过三万寒暑,吾等年轻人尚需为了功名富贵舍命相搏,似老郡公这等功成名就之辈,更应当视名利如云烟,吃得好睡得香,活一天少一天,何必蝇营狗苟、投机钻营呢?”

    嗬!

    周边的人一听这话,顿时都忍不住嘴角一抽……

    当着一个老人的面说什么“活一天少一天”,你这大概是生怕他不死,想要给活活气死吧?

    虽然觉得房俊的话有点过分,但是没人敢插嘴。

    包括卫尉寺的官员在内……

    独孤览气得两眼一鼓,白胡子翘了翘,就待反唇相讥,但是话未出口,便觉得房俊搀扶着自己手臂的时候用上了力,自己不由得向前走了两步,想要收势,却如何抵得过房俊的力气?

    眼瞅着两脚不听使唤朝着马车走去,独孤览大怒:“哎哎哎,你个混账,想要挟持老夫不成?”

    房俊笑道:“瞧您说的,晚辈挟持谁也不敢挟持您啊,雨水湿寒,晚辈是害怕老郡公身子骨吃不消,万一有个好歹,您家中儿孙饶不了晚辈啊……来来来,有什么话,咱们车里说。”

    未等独孤览挣扎,脚下加快,双手也微微用力,一手搀扶着独孤览手臂,另一手揽住他肩头,几乎将独孤览给架了起来,脚底生风,几步便到了马车前,早有亲兵上前掀起车帘,房俊便将独孤览给塞进车厢……

    一众卫尉寺官员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独孤览被塞进车厢,气得大叫:“房二!即便是尔父见了面,亦要恭恭敬敬不敢造次,你小子吃了豹子胆,胆敢对老夫不敬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气到了,连“令尊”都不说,而是用了“尔父”这等称呼。

    原本他仗着身份资历一路耍赖,使得兵部诸人束手无策,却不想房俊“以彼之道还施彼身”,比他还无赖……

    房俊一边钻进车厢,一边笑道:“晚辈哪有不敬?到底是为了老郡公身体着想,你可别不识好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老夫用得着你替我着想?速速放开老夫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年纪大了就喜欢碎嘴,来来来,晚辈给你斟茶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卫尉寺官员互视一眼,都不知应当怎么办了,冲上去将独孤览抢回来?且不说人家房俊根本没用强,而是将独孤览“请”上了马车,即便是房俊略有不敬,可一旦上前发生冲突,就得考虑后果。

    卫尉寺官员几乎尽皆出身关陇贵族,平素趾高气扬高人一等,可正因如此,他们才更清楚房俊如今的能量,那是等闲人可以招惹的?

    更被说这厮就是一个棒槌,惹恼了他,不管不顾的发起飙来,他们这些小身板儿可承受不住……

    兵部官员以及安西军兵卒却一个个的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独孤览一上来就耍赖讹人,弄得大家束手无策不知如何应对,结果房俊比他还无赖,三句两句就给弄到车上去了,独孤览完全没办法反抗……

    果然横的怕楞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论起不讲理,整个长安也没人能出房俊其右。

    车厢里。

    房俊一上车,便见到被捆住了堵住了嘴的崔敦礼,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,继而才缓和过来,眼神微微眯起:“老郡公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独孤览兀自气氛:“还为何?这小子意欲接收安西军中触犯军纪之人犯,此乃僭越之举,置朝廷法度与何地?老夫将他捆起来实是为了他好,否则传扬出去,难保不被御史言官弹劾。”

    房俊微笑着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番话看似简单,实则透露出来的信息却不少……

    未经审判,即便是安西军的战罢,亦只能将长孙光视为“嫌犯”,按理说,卫尉寺作为关陇贵族的“自留地”,自然应当袒护长孙光,极力为其洗脱罪责才对。

    可独孤览却口口声声将其称为“人犯”,等同于给长孙光定了性……

    实在是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可若是说独孤览无意袒护长孙光,却宁可深更半夜的冒雨出城,连老脸都舍出去了一路耍无赖,这又是为何?

    看着房俊沉吟不语,独孤览气咻咻道:“老夫知道你小子心里头打的什么主意,但是这件事岂能如此简单?哦,本应当是由卫尉寺审判的人犯被你们兵部抢走了,那么从今往后军纪审判之权就顺理成章的被你们兵部揽过去了?简直妄想!就算老夫答应,也还有别人不答应!”

    房俊又是一楞,抬头诧异的看着独孤览。

    什么叫就算你答应,也还有别人不答应?

    且不说别人答应不答应,你不是应当第一个不答应的么?

    独孤家如今渐渐式微,在关陇贵族当中的存在感越来越低,全都指望着独孤览这个卫尉卿的官职博取关注,若是军纪审判之权被兵部抢走,那么他这个卫尉卿还有什么权力支撑整个独孤家?

    房俊摸着上唇的短髭,心念电转。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关陇贵族各怀异心,闹内讧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