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哪怕心中有所猜测,也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道:“所以呢?你们是怎么个打算?”

    岳微微一怔,“暂时还没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他道:“虽然从先祖那时候传下来就让我们报仇,但是……报仇遥遥无期,我们唯一能做的也不过是努力强大而已。”

    若是玉衡大陆真的要回归,那么,一些准备却是要做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曾祖父,我有些在意一个问题。”烈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岳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烈开口问道:“当初其他部落为什么要攻打浦西部落?仅仅是因为潮信女衰老了吗?”

    顿了顿,“若仅仅是这样的话,应该说不通吧?”

    岳没想到他会这么敏锐,叹了口气道:“当初有一位信女的圣树意外吸收了一个自然力使,然后圣树得到了升级。自那之后,许多信女都效仿了对方,潮信女发现后以自身的威势镇压住了众人,严禁信女吸收同胞的尸体升级圣树。”

    圣树升级的事情,浦西部落的族长代代都知道,却从来都没有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见不得那些信女好,而是……他们不想这里的信女也走到碧衡大陆那一步。

    “此举可以说是犯了众怒,只是碍于潮信女的实力,其他人才不敢置喙。背地里,那些人都说潮信女自己的圣树升级得那么快,估计早就知道这种捷径了,结果却仗着实力不允许其他信女和她一样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。”岳叹息道:“潮信女的圣树升级快是有原因的,但却并不是大家以为的那一个。潮信女有一个双生姐姐,对方同样是信女,但是却出生就夭折了。也因为此,她的圣种都没来得及长成圣树。潮信女的圣树吸收了双生姐姐的圣种,似乎因为同源的关系,吸收效果非常好,自此之后,同样是吸收外物成长,她的圣树成长速度却是要远远强于他人。等到后来她的圣树变成金色,力量也远远强于他人。”

    烈恍然,这么说来的话,一切就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将碧衡大陆那边的情况告诉了岳,然后道:“据说碧衡大陆连个自然使都少见,以我们浦西部落的情况,还真是无所畏惧。但是想要再创浦西部落的的辉煌,却也不会容易,除非改变浦西部落的规矩,和普通部落同化。”

    然而浦西部落之所以强大,归根结底就是因为那些不同寻常的规矩。

    岳也没想到碧衡大陆那边居然是这样的情况,有些无奈道:“这事我一个人也不可能做决定,得找大家一起商量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要说浦西部落的仇恨,传到他们这一代是真没办法感同身受了。

    部落的秘辛虽然一代一代传下来,但真要说多重视,那也是骗人的了。

    比起虚无缥缈的碧衡大陆,生存和强大才是他们一直以来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慧得知烈过了冬季就要跟浦西部落的人会和,以后都只会在冬季过来陪她的时候,说不失落是骗人的。然而,想想碧衡大陆的威胁,她到底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浦西大陆的人来得快,走得也很快。

    知道烈到了春天就要离开,慧便开始给他准备起行李来。出门在外,吃食不说,反正他们能猎杀凶兽。但是穿的用的,该准备还是要准备的。

    烈一开始还阻止她,后来见没用,便也随她了。

    冬季进入尾声,烈还没有走,部落里却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铭过来的时候,慧正在给怯剪指甲,见他过来,她手脚利落地将最后一个剪好,放下工具道:“首领?”

    这会是快要吃晚饭的时间,往常铭过来找到她,不是早上就是吃过晚饭后,这个时间点来应该是有急事。

    铭的表情古怪极了,他张了张嘴道:“耳方部落的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道:“准确说,是耳方部落所有的人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慧一愣,“什么意思?他们想要开打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铭连忙摇头道:“他们带着他们的信女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慧一愣,“哈?”她怎么越发不明白了?

    铭解释道:“据说穗信女的身体不行了,眼看着将要去世,他们听说了你的治疗能力,就硬着头皮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来找我救命?”慧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铭点了点头,然后问道:“你看……要救吗?”

    慧想了想道:“让他们将穗信女送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补充道:“不要让太多人进圣林。”

    铭点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铭就带着人过来了,他身后跟着四个人,其中两个人抬着一个担架,另两个人一个看着气质稳重,估计是耳方部落的首领,另一个……看她抓着担架上人的手,一眼不眨地看着对方的模样,估计是那个穗信女关系密切的人。

    果然,铭对她介绍道:“这是万首领,也是穗信女的舅舅。这是广,是穗信女的阿父。这两位是万首领的儿子力和方。”

    双方介绍了一番,慧的目光就落到了担架上。

    和她不一样,穗信女已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女子了,微卷的短发,身材单薄得不行,脸颊上连肉都看不到了,额骨突出明显。原本她应该是小麦色的皮肤,但是这会却是微微发黄,看着并不好看。

    此时她处于昏迷中,这边说话的声音一点都没有让她醒过来,气息微弱极了。

    慧皱了皱眉道:“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将人带到圣树上的树洞中,让他们将穗放到了她的床上,然后伸出手,绿色的光芒遍布她全身。

    约莫一分钟后,光芒消退,她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此时再去看穗信女,她的气息似乎平稳了许多,虽然还没有醒,但脸上已经出现了些许血色。

    广有些激动:“治好了?”

    慧摇头,“你们想得太简单了,她体内大概有些暗伤,我只是将暗伤解决了。但她的身体依旧孱弱无比,这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