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,吴只只还是乖乖的坐上了顾有汜的车子。

    顾有汜的跑车直接从路上开出去,出了小区之后,直奔上一条宽敞的大道,正是去A城大学的方向。

    春节的时候,李思乔和顾辛尘没能从国外回来,于是,特意为顾有汜买了一辆灰色的雷克萨斯跑车,具体的价格吴只只没有涉猎也不清楚,但是从顾有汜发光的眼神便可以看出来这辆车价值绝对不菲。

    毕竟,顾有汜什么东西没有见过,他都忍不住眼里发光的跑车能差到哪里去呢?

    副驾上,吴只只一双明亮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窗外,从家里走到公交站的话,最少也要半个小时的时间,公车到学校也需要大概二十分的时间,八点三十出门的自己一定赶不上第一节课的。

    所以,吴只只最后还是听从了顾有汜的建议,上了他的车子,不过,自从他们两人上了车子之后,车内的气氛就很压抑,吴只只有些喘不过气来,她看着窗上自己的剪影,咬了咬牙,扭头,一脸笑意的看着顾有汜。

    “原来大少爷也去这个方向啊……。”

    试试找个话题聊聊天,说不定能让两个人不那么沉闷。

    顾有汜扭头看了吴只只一眼,轻声嗯了一声,吴只只干笑一声,觉得自己这个话题找的实在不算高端,对方只回了一个嗯,她就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她搓着手,还是不放弃,继续找着两人共同的话题,“嗯嗯今天早上倒是挺乖的,遛弯的时候也没有叫……。”

    顾有汜:“嗯。”

    吴只只真的没办法了,本来两个人在家里的时候也很少说话的,现在她是真的找不到什么话题和他交流了。

    顾有汜似乎是了解到了吴只只的心思,他打开了清晨的广播,车里一下子充斥了主持人的声音,却也令车里的两个人变得不那么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学的什么专业,”顾有汜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主修阿拉伯语,”吴只只脑袋靠着车门回答道,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学校大门口了,她急忙直起了身子,兴奋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A城大学是整个A城最富盛名的学校了,它是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,曾入选‘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’、‘高等学校学科创新引智计划’,为东亚研究型大学协会,亚洲大学联盟成员,被誉为‘天才的摇篮。’

    学校所获得的奖项更是数不胜数,它成为了国内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,每一年的录取分数线也是高的惊人。

    陈清也曾因为吴只只考上了A大,跟邻里以及牌友们吹嘘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停下来吧,谢谢大少爷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学生了,毕竟是第一天,大家都很兴奋,即使还有些距离,吴只只还是能看到门口的人,她急忙对着开车的顾有汜说道。

    那么多人,顾有汜的车子经过也很不方便吧,倒不如现在就停下来好了。

    顾有汜倒也没有说什么,原本研究院和教学楼也不是一个地方的,教学楼在正大门,而他所在的研究院却是在左门的,原本就不是一个门进去的。

    车子在距离学校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停了下来,吴只只再一次跟顾有汜道谢之后,可算是从他的车子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顾有汜随即再不停留,驱车向着研究院的方向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吴只只高兴的挥手告别顾有汜,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一下子紧张了起来,现在可不是享受学校的时候,原定的集合时间已经要到了,她可要再赶快一些才行。

    “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门口聚集了好些人,吴只只一口一个让一让,不好意思的,从其中穿过,等到面前终于没有人了,她这才快步的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幸好,到教室的时候,班导还没有过来,但她额头上已经全都是汗了,循着自己印象中的位置走了过去,终于是赶上了。

    她,吴只只,理想中最期待的大学生涯终于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课堂上原本叽叽喳喳的,可是却在吴只只出现在了门口的一瞬间安静了下来,直到她坐定了仍旧还有人在偷偷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吴只只跑步过来的,一口气还没有喘匀,根本没有精力去管周围同学们的视线,她艰难的从背后放下书包,正巧这个时候班导也进来了,班里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样子。

    吴只只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只觉得一切都变美好了。

    而吴只只根本不知道的事情是,早在她从顾有汜的车子里下来的时候,她的行踪便已经落在了暗处的一双眼睛中……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从今天早上起就一刻不停的盯着来来往往的学生,终于在这一刻,他终于找到了目标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吴只只今天只有一个上午的课,下午的时间她十分的充裕,趁着这个时间,她特意回了一趟宿舍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自己住在顾有汜的家里,可是吴只只想象中的未来根本不是一直做顾有汜的女佣,她还是要住回宿舍的。

    她已经想好了,等这个月结束就跟顾有汜提离职的事情,她大一第一学期的时候因为陈清,搞得店里学校两头跑,实在是有些太麻烦了,不过好在并没有耽误她的学习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要一直做顾有汜的女佣的话,吴只只真的不敢保证自己的学业了。

    女佣的工作几乎要占据吴只只所有的时间,她根本无法为自己的学业空出来时间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七点起床遛狗,八点回来准备早餐,十一点准备午餐,午餐结束收拾房间,洗衣服,清洗碗筷,五点钟左右又要遛狗,六点准备晚餐,晚餐结束还是收拾碗筷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根本不能空出来,没办法,吴只只自己思量着,趁着这段时间找个兼职,好辞了女佣工作。

    可是她能找什么工作呢?

    吴只只边走边思考着,很快,便来到了自己的宿舍楼底下,她熟门熟路的上了三楼,在311的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门没有锁,里面也有声音,吴只只轻轻推开房门,原本正在谈天说起笑嘻嘻的女孩们齐齐回头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吴只只局促的站在门外,冲她们干干一笑,“嗨。”

    她之前也很少回宿舍,宿

    舍里的女孩子们也并不是和她一个班的,所以大家之间还是有些不熟悉的。

    不过大家也都很热情的跟吴只只打了个招呼,之后都没话说了,吴只只也没有想刻意跟她们搞好关系,打了个招呼之后,便上床收拾起了自己的床铺。

    A大的宿舍其实还算是很不错的,标准的四人间,空间虽然不算很大,但是足够四个人摆放行李等物件,还有独立的卫生间,基本的设施也都是用的,所有条件真的还算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吴只只的舍友一直不理解,吴只只为什么不住在宿舍的原因,吴只只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自己家里的情况,故而所有人都以为吴只只的家庭可能看不上这样的宿舍。

    吴只只上床后将自己的被子搬下来准备拿下去晒一下,否则她的毯子根本睡不了人,正好今天的天气还算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今天的学校是热闹啊,平时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的楼道,此时到处都是上下跑动的同学,吴只只扛着毯子被子艰难的走在楼梯上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将被子晾在了楼下之后,这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了,现在是正午时间,日头正好,肯定能晒得蓬松软乎。

    吴只只开心的想着,正想上楼去跟舍友们道别回顾有汜家里的时候,扭头便看到了一边的树荫下两个面色不善的男人向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紧张了起来,那两个男人就这么直直的盯着自己,他们的目标肯定是自己,这一点是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是什么人?自己可从来没有得罪过这么一号人的……。

    正在她疑惑的时候,在那两个面色不善的人身后,一个她怎么都不会忘掉的男人出现在了视线中。

    脑子里灵光一现,吴只只立刻想到了年前的一件事情,是了,她差点忘记了曹老虎这个人。

    他那个时候没有讨到半点好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果然,自己才刚开学他立刻就派人来找自己了。

    他竟然将自己查的这么彻底,连她的宿舍楼都知道是哪一栋!

    吴只只吓得不行,她想要跑开,可是她没有办法,也不知道怎么地,每次一碰到什么事情,只要她一害怕双脚就根本动不了。

    上一次差点遭遇车祸的时候是这样的,这一次,竟然还是这样的样子,吴只只简直恨极了这样的自己。

    她双腿这么都动不了,只能颤抖的看着大腹便便的曹老虎距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曹老虎满脸的阴扈笑意,他派人去陈清的家里找了无数次,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的,就连春节也不见母女两个回来,本以为她们真的跑的无影无踪了,没想到,他早安排在吴只只学校门口的小弟刚才突然传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吴只只出现了!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,老子找你们这么久可算是找到了,这一次,你怎么都别想逃出老子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曹老虎看着前方的吴只只笑的越发的深沉了,他的肚子都在随着步伐一顿一顿的。

    眼看着曹老虎离自己越来越近了,吴只只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,怎么办,她现在根本动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