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中一个男子,金发碧眼,身材高大,典型的西方人。

    手里提着一个银白色的箱子,箱子并不大,比一般的手提箱还小一些。

    江阳不认识这个人,不过心里也能猜到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拉吉·瑞迪。”陈蓄毅在江阳身旁轻声说到。

    江阳眯了眯眼睛,不出所料,果然是拉吉·瑞迪吗!

    江阳还注意到,拉吉·瑞迪身旁还有一个年轻女孩。

    她静静的站在那里,没有说话,可是骨子的傲慢却能让人清晰的感觉到。

    “他身边的,就是宁家三小姐宁凝,也就是她请拉吉·瑞迪来的。”陈蓄毅说到。

    江阳偏头看了他一眼,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?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这位宁家三小姐,很漂亮,不过没有孟晚秋漂亮。江阳打量着,心里评价到。

    很快江阳收回目光,不想再看下去,既然知道是谁,也没必要一直看下去。

    陈蓄毅显然也是一样的想法,埋头烹饪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哦!美丽的凝小姐,这就是我工作的地方吗?”拉吉·瑞迪用英语说到。

    “瑞迪先生,就是这里,怎么样,还满意吗?”宁凝笑着说到。

    “上帝,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在这样简陋的地方做过料理。”拉吉·瑞迪大声说到。

    “你们华国厨师,都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做菜的吗?”拉吉·瑞迪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瑞迪先生,很抱歉,暂时只有这样的条件,还请您将就一下。”宁凝微笑着说到。

    “凝小姐,这地方简直太简陋了,厨师是一个很神圣的工作,那是美味的诞生之地,怎么能够在这样的条件下烹饪呢?需要在干净明亮的厨师台上烹饪。”拉吉·瑞迪说到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瑞迪先生,这里只有这样的条件,他们都是很优秀的厨师,也都在这里烹饪。”宁凝说到。

    “凝小姐,我想你可能误会了,我和他们可不同!我需要干净明亮的厨师台,不然,我会拒绝烹饪。”拉吉.瑞迪说道。

    “瑞迪先生,别忘了约定。”宁凝撇了拉吉.瑞迪一眼,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!好吧,那我就在这里烹饪好了。该死的约定!”拉吉·瑞迪脸色有些难看的说到。

    宁凝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,指着江阳和陈蓄毅说道:“那两位就是我们华国的天才厨师!”

    “天才?这就是凝小姐你说的拦路石头?”拉吉·瑞迪顺着宁凝的手指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宁凝点头,

    “美丽的凝小姐,我会帮你搬开这两块石头的,也许,费不了太大的力气。”拉吉·瑞迪说道。

    宁凝不可置否,与拉吉·瑞迪交代几句,便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拉吉·瑞迪留了下来,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带着怒气,朝着江阳他们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给我让个位置!”拉吉·瑞迪趾高气昂的用英语说到。

    拉吉.瑞迪心里很不爽,被宁凝逼着在这样简陋的地方烹饪,简直是对一个厨师最大的侮辱。可惜……宁凝和他老师有着约定,拉吉.瑞迪也只能顺从。

    他不敢对宁凝发货,只能把火起发泄在江阳这群人身上。

    拉吉.瑞迪的话一出,现场安静了一下,又吵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帮我拿下蒜!”

    “让让,我过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青菜放哪儿?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现场很吵,就是没有一个人理会拉吉.瑞迪。

    嗯,因为大部分人听不懂英语。

    能够听懂的,也就江阳和陈蓄毅。

    而他们两个,已经自动忽略了拉吉·瑞迪。

    拉吉·瑞迪气的几乎跳起来,在他看来,这是对他的无视,对他的侮辱。他用f语说着什么,这次是真的没人听懂。

    不过看拉吉.瑞迪的表情,大概也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倒是有人觉得这样不好,毕竟拉吉.瑞迪是国际友人,他们这样理都不理别人,不能凸显大国风度。于是,他与拉吉·瑞迪交谈了几句。

    可他又不会英语,也听不懂英语。

    两人叽里呱啦讲了一阵,谁也没听懂谁说的。

    拉吉.瑞迪很痛苦,他发现这个地方不仅仅简陋,而是还没人能够听懂自己说话。他的满腔怒火,也不知道朝着谁发。没办法啊,别人又听不懂。发火没意义啊!

    最后拉吉·瑞迪提着箱子,愣愣的站在那里。在夕阳的余辉下,显得有些……

    宁凝听说这面的事,急忙带着人过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厨师,我是宁凝,不好意思,拉吉.瑞迪厨师听不懂我们这里的话。他的意思是想要一个烹饪用的灶台。”宁凝说到。语气虽然客气,可是有种硕气指使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的灶台也不够用,让他自己搭一个。”一个就是闷闷的说到。

    宁凝脸色有些不好看,这人不给自己面子。

    她正要说些什么,陈老爷子开口道:“让他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陈老,我们自己都不够用!”一位厨师说到。

    “没事,让给他,我们自己再搭一个。”陈泉州平静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怎么……”还有人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陈泉州挥了挥手,打断了那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国际友人前来,我们不能失了风度。”陈泉州平静到。

    这下,没人再说什么,陈老爷子都开了口,他们也只好同意。

    陈泉州深深看了眼宁凝,便移开目光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他看的出来,这是宁凝在仗势欺人。陈泉州虽然不怕,可是在场的其他厨师,恐怕斗不过宁家。一个灶台而已,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得罪宁凝。

    “陈老就是陈老,不像一些人,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。”宁凝轻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有人想要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宁老爷子生了个好孙女。”陈泉州打断那人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陈老夸奖,没事我就先离开。”宁凝走了,留下一群忿忿不平的厨师。

    远处,宁凝有些郁闷,拉吉·瑞迪在f国厨师圈里是出了名的傲慢,她还想借着拉吉·瑞迪,刺激刺激江阳这面呢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他们一个听不懂英文,就让宁凝一拳像是打在棉花上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郁闷的想死。

    不过好歹后面是自己赢了。